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梅州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21:08:4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梅州白癜风医院,湖南好的白癜风医院,沂水好的白癜风医院,北京治疗白癜风的价格是多少,叶城白癜风医院,紫外线治疗白癜风,天津白癜风遗传吗

由任嘉伦、景甜主演的宫廷谋权大剧《大唐荣耀2》已于4月3日强势登陆北京卫视、安徽卫视周播剧场,每周一到周三晚十点两集连播。第一季中,任嘉伦凭借对李俶的精心演绎,人气持续走高。第二季开篇李俶处境可谓四面楚歌,最爱的弟弟死了,父皇不信任他,张皇后处处为难,连感情也有生变的可能……而任嘉伦将身处这样复杂环境,有着复杂心态的李俶演绎地恰到好处,让观众对这个角色感同身受,纷纷留言“心疼冬郎”。

  

《大唐荣耀2》

第一季中,任嘉伦饰演的李俶朝堂之上沉稳睿智除奸佞,沙场之上谋略果敢斩叛贼,被观众评为“为数不多智商能一直在线的男一号”。近期播出的剧情中,李俶志在朝野只为光复大唐,而张皇后步步为营阴谋招招凶险,父亲李亨对李俶的种种行为也心生不满,令李俶的平叛之路走的十分艰难。除此之外,面对独孤靖瑶的追爱与沈珍珠的舍爱李俶也是左右为难。从国事到家事,再到心事,李俶无一不心累憔悴。无论是家国大爱还是儿女情长小爱,任嘉伦将李俶的情感纠葛、多重“虐心”演绎的惟妙惟肖,紧锁的眉头、忧虑的眼技等等一些形体上的小细节将李俶的的焦虑、烦心、心痛、失意、沮丧……细腻的表达了出来,尤其是他为李倓之死日日饮醉,颓败不已、心灰意冷的样子,而为了珍珠与王劲松饰演的父皇李亨对峙不下,有爱有勇的样子,更是让人惊艳不已,看得网友直呼“心疼冬郎”。

  

《大唐荣耀2》

剧中,任嘉伦所饰演的李俶年少高位,有着十分厚重的历史责任感,颇具演绎难度,而任嘉伦深入理解角色后将李俶身为皇家子孙的沉稳气度、身为丈夫对妻子的深情、身为兄长的担当演绎的入木三分,不论是李倓死后终日郁郁寡欢而迷离的神态,还是被父亲误会之后敢怒不敢言的无奈,都将李俶这个人物塑造的更加生动立体,得到了观众们的一致好评。据悉,在第二季中,李俶身为皇室子孙,将家国天下的责任为己任,变身“智谋帝”,血战疆场平清侧乱,在张皇后的重重阴谋中突出重围,实现从“广平王”到“楚王”再到“太子”最终登基为帝的华丽逆袭,令观众期待不已。

  

第3集 - 临别送礼刺杀皇后,计划失败反被陷害

叶护被默延啜拽着去向李俶请罪,但年轻气盛的叶护并不认为自己有任何错,反倒是李俶被人陷害不说,反而还连累了他。看着执拗的叶护,沈珍珠主动提出,要与他单独谈一谈。沈珍珠请叶护为天下社稷多做考虑,然而叶护对如今的皇帝早已不满,他意识这是一个壮大回纥的大好时机。沈珍珠无法说服叶护,便以义母的身份,要求叶护永远不可与大唐为敌。叶护回想当初与沈珍珠的历历往事,终于点头答应沈珍珠,却也明确表示他与沈珍珠之间再无往昔情分。

默延啜告诉李俶,他很快便会离开大唐返回回纥,但是离开之前,他特意为李俶准备了一份礼物。二人心中明白,这一次兵权被夺,必然是张皇后的阴谋,只是如今时局于李俶不利,唯有暂时忍耐。

皇帝带着张皇后和裴贵妃一同去为李佋做法事,未曾想离开时,张皇后悲痛欲绝,让皇帝心中万分不忍,遂提出与她共乘龙辇回宫。张皇后刻意的装柔弱以博取皇帝同情的做派,令裴贵妃分万不满,然而此时皇帝的心中此刻只想先安抚张皇后的情绪。悉知皇帝心意的李辅国趁机提出,让裴贵妃乘坐张皇后的凤辇回宫。

只是回宫的这条路,注定不会太过平静,就在众人都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时候,意外陡生,一名刺客突然向着凤辇射出一箭,坐在辇中的裴贵妃当即毙命。皇帝如何料到,只是一次再平常不过的出宫,居然都会遭遇行刺之事,感到极为震怒。然而,靠在她怀中的张皇后,却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之感,她心中非常明白,这一箭本来要的就是她的命。

史思明听说遇刺之事后,匆匆赶来面见张皇后。二人分析得出,此次行刺事件,应该就是李俶所为,只是由于事情发生在宫外,怕是不会留下任何证据。但是,史思明如何肯放过这样一个扳倒李俶的机会,他提出让张皇后安排他与薛嵩见面,迫使薛嵩指证李俶。

同一时间,李俶也得知了行刺事件。想到之前默延啜的话,李俶意识到这次的行刺事件,必定是默延啜所为,唯一有些遗憾的是张皇后居然阴差阳错的躲过一劫,虽然如此,李俶心中,仍然是万分感激默延啜为自己所做的这一切。

这时,独孤靖瑶求见李俶,将张皇后与薛嵩密谋陷害他行刺皇帝的事情告知于他。李俶略一沉思,打算借此机会将计就计,反将张皇后一军。一直以来,李俶都被动的受到张皇后的打压,难得此次可以提前知悉对方的计划,不若好好利用,或许可以改变如今被动的局面。独孤靖瑶自然是支持李俶的提议的,只是她特别提出,为妨万一,此事不可让任何人知道,包括沈珍珠。

果然,皇帝很快便派人将李俶和沈珍珠带至宫中。当着二人的面,皇帝直接将薛嵩的口供扔至二人面前,指责李俶意图弑君弑父。 李俶并没有急着为自己辩解,但是沈珍珠却心急不已,她不能看着李俶背上如此大逆不道的罪名,要求与薛嵩当面对质。

这时李辅国出现,告诉皇帝薛嵩被人劫走。张皇后不失时机的在一旁暗示,此事必是李俶所为,果然皇帝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,拔出身边的宝剑,便要冲着李俶刺下。沈珍珠见状匆忙拦在李俶的身前,一旁的李泌也匆忙上前劝谏皇帝先行冷静。沈珍珠向皇帝保证,会在三日之内找到薛嵩与他当面对质,证明李俶的清白,如今只希望皇帝可以给李俶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。

沈珍珠匆匆赶回广平王府,从风生衣口中得知此事确实不是李俶安排后,沈珍珠的内心感到无比的焦急,因为这意味着这件事远比她想像的还要棘手,但是此时她必须先冷静下来。沈珍珠一面安排风生衣排查与薛嵩关系亲密之人是否有收藏薛嵩,另一面安排严明派出人手查访所有客栈。这时,李婼赶来广平王府询问到底怎么回事,沈珍珠将事情的大概情况告诉李婼,同时让她盯紧张皇后以及灵儿的动向。

沈珍珠身边的侍女素瓷听到这些后,面色明显有些不对劲,但是一心扑在李俶身上的沈珍珠并未发现素瓷的异状。她匆匆忙忙的带着人前往独孤靖瑶的府邸,希望她可以助自己一臂之力。

  

第4集 - 身陷囹圄痴情守望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

沈珍珠来到独孤靖瑶的府中,还未开口,独孤靖瑶便直言她并不知道薛嵩的下落,同时表示会尽力寻找薛嵩的下落。沈珍珠心中明白,独孤靖瑶或许可能会有意为难自己,却绝不会对李俶见死不救。然而,独孤靖瑶却私心的想要试探沈珍珠的态度,她故意告诉沈珍珠,李俶如今之所以无法被立为太子,最主要的原因在于皇帝无法容忍一个德性有污的太子妃,更何况李俶对沈珍珠的深情,使得他多次忤逆皇帝的旨意,此举早已让皇帝对李俶心生不满,又怎么可能会再立他为太子。独孤靖瑶暗示沈珍珠,比起一往情深,李俶更需要的是一个可以助他成就霸业的妻子。听闻这些话,沈珍珠的心有一瞬间的刺痛,但她很快镇定下来,告诉独孤靖瑶同时也是告诉自己,无论如何她都一定会找出薛嵩的下落,证明李俶的清白。

看着沈珍珠离去的背影,独孤靖瑶的感觉有些复杂。因为薛嵩如今正在她的暗室之内,而她也已与薛嵩达到协议,只要薛嵩肯指证张皇后,那么待李俶登基之后,东宫统率的位置便是薛嵩的。在这样巨大的诱惑面前,薛嵩没有任何理由拒绝。

薛嵩的失踪,不止是让沈珍珠感到着急,同样着急的还有宫中的张皇后。她本打算借薛嵩的手让李俶永世不得翻身,未曾想薛嵩居然会被劫走,此举反倒给了李俶喘息的时机,这让张皇后如何能不着急。她认定薛嵩必然是被李俶劫走,便派灵儿去联系沈珍珠身边的素瓷,以便查清薛嵩到底身在何处,然后斩草除根。

灵儿甩掉跟踪她的李婼后,来到一处密林之中,却见素瓷早已焦急万分。原来灵儿带走了素瓷的孩子,以此威胁素瓷将广平王府的一切消息传递于她。素瓷忧心自己的孩子,只得告诉灵儿,薛嵩并非李俶所劫。

沈珍珠并不知道身边的素瓷早已背叛了她,依旧对她没有任何避讳。这时,风生衣和严明禀报沈珍珠,长安城内并未发现薛嵩的踪迹,而且也没有他出城的踪迹。沈珍珠由此断定,薛嵩必然还藏在长安城内,风生衣趁机提出从赵勇口中得知,薛嵩似乎有买宅子的意向。这让沈珍珠意识到也许可以通过这个线索找到薛嵩的下落,她马上安排风生衣和严明顺着这条线索继续查下去。

昏暗的牢房之内,沈珍珠抱着一床棉被,来到李俶的面前。看着身陷囹圄的李俶,沈珍珠心如刀绞,然而此时眼泪却是最无用的,她必须尽快找到薛嵩将李俶救出去。李俶握住沈珍珠的手,看着她明显憔悴的面孔,一时不知该从何开口,想到独孤靖瑶的嘱咐,李俶只得按捺下心中的激动,继续隐瞒着沈珍珠。

李辅国这时也来到牢房之内,奉张皇后的口谕为李俶送来一床棉被。李俶知道李辅国是张皇后的人,自然对他没有好脸色。李辅国自然也不会再留下来自讨无趣,扔下棉被后,意有所指的暗示沈珍珠不应该出现在牢房之内。早已心力交悴的沈珍珠,为免张皇后借故发难,只得先行离去。李俶看着沈珍珠有些单薄的背影,心口仿若被压了一块巨石般让他喘不上气。

眼看只剩一天的期限,沈珍珠再也无法伪装坚强,焦急得掉下了眼泪,风生衣看到如此难过的沈珍珠,有些欲言又止。他知道李俶和独孤靖瑶的计划,只是没有他们的同意,风生衣轻易也不敢将事情的真相告诉沈珍珠。

独孤靖瑶行色匆匆的找到风生衣,将薛嵩逃跑的消息告知于他。如此突发的情况,令二人一时之间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。沈珍珠看到二人之间的窃窃私语,意识到他们之间肯定有什么事情是瞒着自己的。

沈珍珠从风生衣口中得知李俶和独孤靖瑶的计划,联想之前独孤靖瑶的暗示,沈珍珠的心还是不受控制的被刺痛了。但是此时并不是她可以计较这些的时候,薛嵩明明已经同意与独孤靖瑶合作,却还是趁机逃跑,这使沈珍珠意识到必然是发生了一些让薛嵩不得不离开的事情。

沈珍珠一翻思索之后,想到之前风生衣提及的薛嵩买宅子的事,她当即决定让风生衣将赵勇带来见她。

沈珍珠从赵勇的只言片语中,分析出薛嵩之所以逃跑,应该是他的母亲去逝,身为人子他必须回去尽孝。

  

第5集 预告 - 当面对质,死无对证

沈珍珠成功找到薛嵩并带着他来到殿前,当着皇帝与张皇后的面,与李俶当面对质。就在薛嵩准备按照之前独孤靖瑶的吩咐张皇后时,意识到情况不对的灵儿,突然出手将薛嵩杀死。她的突然出手,让皇帝以及李俶和沈珍珠都感到非常意外。灵儿趁众人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用刀挟持了张皇后,同时将一切事情全部揽在自己身上,以此保全张皇后。李俶看到拿着刀的灵儿,赶紧冲到皇帝身前,质问灵儿到底受何人指使。灵儿自知难逃一死,将责任全部推到吐蕃王身上。

第6集 预告 - 深情表白,不知所措

独孤靖瑶找到李俶,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还是选择将自己的感情告诉李俶。其实,李俶并非不知道独孤靖瑶对于自己的深情,只是他的心中只有沈珍珠,实在没有办法容下其她女子,所以他无法回应独孤靖瑶的深情。然而,这一次,独孤靖瑶却似铁了心一般,一定要将自己心中的话,讲给李俶听。确实,在没有遇到李俶之前,独孤靖瑶遗憾自己身为女子,纵有天大的抱负,最终也只能是嫁作他人妇了却一生;然而在遇到李俶之后,她却又无比庆幸自己是女儿身,可以爱慕着李俶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黑色素脱失